-

妯娌兩人都大笑起來。

小山君還在和半個西瓜較勁,西瓜的汁水都抵在他的衣服上了,還饞的張嘴,整個臉都埋在西瓜上,伸舌頭舔,張嘴咬,爪子扣,往口中送。

“小暖,你前幾天天天出去是做什麼啊?”

古暖暖:“我又不能總在家帶著,我出門隨便轉轉。順便提前給小山君考察考察學校。”

魏愛華:“這也太早了吧。”

古暖暖笑了笑,“不早,時間過得快,過幾年如果我讀研的話,或許江塵禦一個人得養兩個學生娃兒呢。”

“暖娃子,你想考研?”江老覺得家裡的娃要有出息了。

古暖暖想了想說:“再說吧爸,這是一條選擇,但還是想和我老公商量商量。他估計挺想讓我繼續學習的,但是我怕我不行,學習不踏實,家裡又有娃拖後腿,身邊的茉茉和小蘇都工作了,我會有一種莫名的焦慮,雖然我能控製,但是偶爾也會自己思想發散一下。”

古暖暖對家人,實話實說,說出自己的真實感想。

魏愛華和江老更喜歡她了,“正常。當身邊彆人都做一件事,你突然和周圍不一樣,就會被影響。是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強迫症,隨大眾的心裡,但是爸相信你能冷靜。”

魏愛華也說:“你和她倆不一樣,你還小,又是媽媽,有個小山君拖油瓶,一切事情又都是你親力親為,難免會和他們走不一樣的路。”

古暖暖點頭,“爸,大嫂,我能想透,況且我身邊還有個聰明睿智的老公,他會給我引路的,你們不用擔心我。”

魏愛華和江老都笑起來,三人不知不覺的聊起了家常。

也聊到了茉茉身上的優點,也說到了江蘇身上的好處,提到了小寧兒,大家都想了。

甚至還說到了遠方親戚,魏愛華提醒道:“爸,我小姨家的孫子今年高考,不管孩子考得這麼樣,九月份開學就要去大學報道了,咱家得給孩子準備個紅包,我小姨家就這一個孫子。”

江老吃飽雞爪,放下手套,拿著冰涼的西瓜吃了起來解膩,“行,你和暖娃兒商量給多少合適,提前用紅包包好,打聽一下孩子通知書什麼時候到,我們一塊兒過去。”

古暖暖疑惑,“大嫂,小姨家是哪個?”

魏愛華:“你還是進門時間段,年紀小冇記全。就是你剛生孩子,第二天去你病房給山君送了個金葫蘆那個老人。”

這麼一說,古暖暖想起來了。江老在一旁揭短,“暖娃子就是,彆的啥都不記得,但是一提到金銀玉錢,她記性比誰都好。”

古暖暖:“爸,我剛出生的時候人算命的說了,我五行中,金最多。命格旺夫還震家宅,你就說吧,你當時是不是找人算我八字,覺得我興旺你家,和江塵禦八字合,你讓我嫁過來的?你這個老頭子,最是迷信了。”

江老氣鼓鼓的,嘟囔,“我,我哪兒有。”三人一邊開玩笑,一邊吃西瓜。

江老慫恿人辦壞事,“暖娃子,你和塵禦商量商量唄,你都生了,咱家該買冰棍兒了。”

古暖暖吃著吃著,突然停下手頭動作。“爸,你敢不敢,來一票大的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