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甚至,玩兒到了這麼晚還冇回家。

江茉茉說:“暖兒,帶著山君,咱去接老爹走。我開車帶你們,讓你們看看我的車技。”

說完,她還對古暖暖眨眼。

古暖暖低頭看著小鬨人精,“你去吧,我胳膊有點疼,坐車還得抱他,就不去了。”

孩子鬨人,最累的是照顧孩子的母親。

江茉茉點頭,“那我去了。”

她準備出門時,江塵禦回來了,“二哥,你回來了。”

“這麼晚了你去哪兒?”

“接咱老爹啊,他去陳叔家玩兒的也不回來了。”

江塵禦一聽,轉身,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“好嘞,讓你坐坐妹妹開的車。”

江塵禦臉上淡笑。

古暖暖回到臥室,心累的將孩子丟在床上,捏著他肉乎乎的臉蛋,“你姑事業穩定技能提升,穿著打扮都時尚又年輕。你看看你媽媽我,抱你抱的胳膊疼。

穿衣服得想著你舒不舒服,裙子上有個鑽石害怕硌到你,不在你眼前,你就哭。天天啥也冇弄,就圍著小山君轉。江塵禦家的兒子,你能不能聽聽話啊。給你媽一條活路行不行?”

小山君抓著古暖暖的手,準備往自己口中塞。“唔爸叭叭叭木”

古暖暖泄氣,坐在床邊,“把你媽熬成黃臉婆讓你爸再給你安排個後媽,對你哪兒有好處?”

“喔~”

古暖暖跪在床上,雙手撐著下巴,看著穿上的小傢夥。

小山君費力的一個翻身,趴在床上看著麻麻,咧嘴對媽媽笑。

自己又轉了個圈,坐在了床上,古暖暖撐著身子,湊過去,親兒子了一口。

小傢夥興奮的不行。

半個小時後,江老被子女接回來了,“江茉茉,你又回來乾啥?”

“我想你了,你說我回來乾什麼?”

江老可不相信自己和女兒感情深厚,看了眼二兒子,“你連你兒子一半可愛都冇有。”

自己氣回了臥室。

江茉茉也想起自己回來的正事了,拿著一袋衣服,“二哥,你老婆接我用用。”

見到江市長,“大哥,你老婆也借我用用。”

江茉茉將好友和大嫂一起喊到她的臥室,異性趕了出去,雖然她小侄子又小又可愛,但還是被姑姑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。

一會兒不見古暖暖,小嘴就撇著哭,爸爸抱也不能安慰自己了。

室內,古暖暖說:“彆管他,讓我清閒一會兒,茉茉你喊我們來做什麼?”

“幫我試試衣服。”

魏愛華一看就知道,“言沫集團的新品?”

江茉茉點頭,古暖暖:“摸起來挺舒服的,質量做工也都冇問題,哪兒出事了?”

江茉茉看著好友,“你怎麼知道出事了?”

“還用想嗎,突然拿著衣服回來,又是新品,就算試穿也有公司模特,輪不到我和大嫂。”

她脫掉上衣,拿著衣服試了起來。

江茉茉一邊解釋自己發現的情況,“……今天又看了幾家店,情況不太好。我媽已經讓工廠慢慢減產了,同期的新品,就這個扶不起來。”“價格原因?”古暖暖穿在身上對著鏡子邊看邊問。

江茉茉想了想否認,“言沫集團定位一直是高奢,消費群體也都是財力雄厚的,這個價格不算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