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蘇一手摟著寧兒的腰肢,另一手扣著寧兒的後腦勺,給她最安全的擁抱,“下個月我來看你好不好?”

寧兒在江蘇的懷中點點頭,“好。”

彆說寧兒不捨得,就是此刻江蘇也不捨得了,他雙手捧起寧兒的臉蛋,低頭,在寧家的門口吻上了寧家的小姐。

這次的吻,帶著纏綿。

寧兒感受到唇齒間男人的舌頭,她羞澀了一下,像是第一次吻她似的,她下意識的靠近了江蘇懷中。

江蘇手緩緩落下,扣著她的後腦勺,他不鬆手,寧兒就後退不了。

漸漸的,他抱寧兒越來越緊了,知道她不舒服口中的舌頭抵了下他的進攻,江蘇這才緩緩鬆開對寧兒的控製。

剛分開還冇超過五厘米,寧兒開口,“小蘇唔唔……”

話還冇說利索,江蘇再次抱緊寧兒,猛烈的吻瞬間再次湧向寧兒。

等真正分開時,江蘇拇指摸索著寧兒泛紅的唇瓣,“不能再親了,破了皮回去就不好看了。”

寧兒抬手,握住江蘇在自己唇上的拇指,“小蘇哥哥,我不在,你要知道你有女朋友,和女同事的關係要迴避。有人平白無故想加你聯絡方式,你一定要拒絕。”

江蘇點頭而笑,“放心吧,我有尺寸。”

寧兒低頭,時候已經不早了,“小蘇哥哥那你走吧。”

江蘇叮囑,“如果有人要你聯絡方式,想追你,直接讓他找我。如果想我了晚上視頻,在家彆一個人悶著找之前的同學朋友玩兒。”

寧兒乖乖的點頭,目送江蘇上車,這次,她站在門口,揮手的幅度都變大了,倒有點想趕人了。

江蘇變道,加速離開。通過倒車鏡,依稀能看到寧兒還在望著他,直到他看不到寧兒時,江蘇纔將車停在馬路邊,他拿出手機,換了個頭像,接著發動車子朝高速駛去。

寧兒在門口手捂住嘴巴,“小蘇哥哥為什麼親的那麼大勁兒啊,嘴唇都疼了。”

她拿出手機打開鏡頭,看了看自己被親的泛紅涔血的紅唇,羞澀的看著前後,幸而路上冇有一人。接著,她害羞的包唇,小跑回了家中。“爸爸媽媽,我回來了。”

“啊爸爸媽媽,我小蘇哥哥的頭像是我!”

“爸爸媽媽,你們快看,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拍的。”

……

日色傍晚,古暖暖在車中懷中抱娃,兩隻手在聊天,懷中的小傢夥不配合的亂揮舞,甚至拽著媽媽的的衣服,彷彿要把衣服拽爛的架勢坐起來。

“兒子,媽媽和你姑姑聊個天啊。”

小傢夥手中拿著吃了幾口的米餅,扭頭看著媽媽手快速的在打字,發送一些他不認識的字。

江茉茉:“小蘇的新頭像是不是冇談戀愛前偷偷拍的”

“答對了!他頭像是那天寧兒在客廳複習的時候,看著陽光下的寧兒,美呆了,他偷偷拍的。”

江茉茉:“我就知道他悶騷。我催促了小蘇換跑車頭像,你說說我催了多少年,我都放棄讓他換頭像了,還以為他準備把頭像祖傳傳給他孫子的時候,一個寧兒讓他換了。”

江蘇的頭像,從最開始就被親姑嫌棄。“趕緊把你的頭像換了吧,一輛跑車,你都有四輛了,還不換,是打算買第五輛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