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放學時,古暖暖果然站在教室門口,然後自拍,紀念一下自己接弟弟放學的經曆。

古小寒上幼兒園時,古暖暖接送過弟弟。他小學時,古暖暖也接過弟弟。那會兒,古小寒也黏她,每次放學,有姐姐的他,在學校特彆驕傲,一路小跑奔向她。

初中高中她離校後,就再也冇有機會接弟弟放學了。

不一會兒,學生們都走出教室。

古小寒也跟著同學們走出來,“你們問吧。”

古暖暖傻住了,“啥?”

一旁的萊維問古暖暖,“你好,我是萊維,我們今晚有個晚會,我想邀請你參加,你方便嗎?”

古暖暖:“……”

不一會兒,另一個個頭高大的男人也問古暖暖,“你好,我來自西班牙,我想和你做個朋友。”

古暖暖:“……”

她左右來回扭頭看著對自己嘰裡咕嚕的兩人,最後雙眼迷茫的看著中間的弟弟。“他們說的是啥啊?這咋比我兒子的十級嬰語還難翻譯。”

古小寒:“此英語非彼‘嬰語’。”

這時兩個男人繼續用英語對古暖暖發出邀請和申請。

古暖暖緊張了,腦子裡僅有的詞彙突然無法組成一個連貫的話。

這時,她就崇拜弟弟了,他能毫無障礙的交流。

“你快替我翻譯翻譯啊。”古暖暖求助弟弟。

古小寒一想起剛纔姐姐揍自己,還壓著自己來上課的模樣,他想報仇來著,“想得美,你不是會打人嗎?你那麼厲害咋冇想到自己英語不行呢。”

不一會兒,江塵禦抱著兒子也上樓找妻子了。

在樓下,小傢夥太容易引起了周圍同學的圍觀,特彆是女孩子,主動過去對小山君打招呼。

畢竟小山君在國外,他就是當地人眼中的“外國人”。

紛紛好奇他。

加上,孩子的可愛,是藏不了得,即使他是個“外國人”,也被一群人喜歡。

一群女生對他打招呼揮時,小傢夥直接不給麵兒的藏在爸爸脖頸處,隻露出自己晶瑩剔透的黑眸,像黑寶石一樣迷人。

江塵禦也不喜歡,故而抱著兒子上樓。

到了教學樓三樓。

老遠,江塵禦就看到了妻子在門口抓耳撓腮。

“唔啊啊麻!”小傢夥一聲大喊。

古暖暖的救命靠山來了,她回頭,立馬對丈夫和兒子招小手,動作可愛極了。“老公,你快過來,替我翻譯。”

古小暖迷倒了丈夫,兩個對他有意思的同學也更加喜歡她了。

暖聽不懂。

江塵禦走近後,看著小舅子,“怎麼了?”

古小寒用英語和江塵禦溝通,“我姐今天中午送我來教室,被我的兩個同學看上了,都想和她認識追求她做女朋友。”

江塵禦聽明白了,他眉眼看不出神情,低眸望著小妻子,隻見小妻子又聽不懂了,她仰頭看著丈夫,撒嬌,“老公,你快替我翻譯翻譯什麼意思吧。我的英語水平,隻限於書麵做題,交流是障礙。聽起來費勁兒,好多單詞想不起來。”

江塵禦抬頭,看著兩個同學,“我是她丈夫,有什麼事情直接和我交流。”

古暖暖抱走小傢夥,立馬逃竄,“老公,交給你了哦,我可啥也不管了吼。”

她臨走時還瞪了眼弟弟,“你給我等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