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冬天你把手指上的肉刺拽了,涔血了,你嫌疼,貼了一圈的創可貼,你還在創可貼上邊自己畫大熊……這麼多跡象,你還好奇我咋知道你喜歡大熊的,我閉上眼睛也知道你喜歡什麼。”

寧兒感動的抱著江蘇,第一次感動的紅眼,“小蘇哥哥,你怎麼都知道呀?”

江蘇聽聲音不對,轉頭一眼,完蛋了,小胖丫感動哭了。“唉,憋回去!不許哭。”他姑當時咋冇告訴他,把心裡的在意說出來小胖丫會哭呢。早知道他就不說了。

寧兒撒嬌音說道:“憋不回去。”

江蘇拿著娃娃機上抓過來的娃娃,直接給寧兒的眼皮上蹭了蹭,“我冇紙給你擦淚,就用它倆了。”

小蘇哥哥明明對她心很細,但是寧兒搞不懂,為什麼有時候那麼直。

後來寧兒知道了,有些男孩子,第一次戀愛,真的什麼都不會,這需要女朋友慢慢的調教。小蘇哥哥和她就是需要兩個人一起成長的人,寧兒也不喜歡要被其他人調教好的男人當男朋友。她也是第一次當女朋友,隻要和小蘇哥哥找到兩個人相處舒服的感覺就好了。

寧兒後來和江蘇在一起久了也發現,有些人,他會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,喜歡到願意為她放棄許多,但就是不知道該如何對喜歡的人好。甚至接吻時,都會敏感的怕自己口中有異味遭到女友嫌棄,需要先喝水,再接吻。

他會想到自己要對女朋友好,但是他不知道要從那些途徑為女朋友好。雖然偶爾會欺負女友為樂,但是更多的卻是和女友在一起,哪怕是什麼都不做,陪在身邊就知足了。

他會細心所有細節,但卻從不會說出口。問出她的喜好,他也會很快精準說出來。大直男的不解風情,變相的是在她眼中,小蘇哥哥代表了責任和可靠。

坐回江蘇車中,寧兒去了後排,將抓來的“雙胞胎”布娃娃以及它們的女朋友放在了後排的後風擋玻璃處。

江蘇回頭看後座忙活的寧兒,“小胖丫,你把它們放我車裡做什麼?不是你想要嗎?”

寧兒:“我想要的有大灰熊了,這四個放後邊,彆人一看就知道你有女朋友。”

江蘇坐回身子,嘴角噙著寵溺,“真是,無時無刻都要告訴彆人你小蘇哥哥有女朋友。你咋不給我車前邊掛大片插花,彆人都以為我結婚了。”

寧兒:“那不行,你又不能天天掛,還是它們四個靠譜。”

從後座又轉移到副駕駛,寧兒抱著她的大灰熊,歡喜的不行。“小蘇哥哥,我們問問叔叔和嬸嬸登機了冇?”

江蘇拿著手機打給古暖暖,傳出來的自動提醒。“您好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”

江蘇掛了電話,“關機了,估計在飛機上。”

寧兒仰頭看著暗藍色的天空,“唉,小寶寶第一次坐飛機,不知道會不會哭。”

不止寧兒有這個擔憂,江家餐桌上,三人也都有此擔憂。江市長:“這小傢夥也不知道第一次坐飛機怎麼樣。”

江老:“可愛是一定的,哭也是少不了的。”

不出眾人意料,小傢夥為了讓家人猜對,他成功的哭了。

飛機上,飛機升空時感受到推力,小傢夥坐在媽媽的懷中不安分的晃動,陌生的感覺讓他不安,開始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