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公,我剛要了一份兒麵。”

小傢夥彎腰,看著媽媽的飯,小爪子忍不住了。

古暖暖拌了拌麪,“老公捂住你兒子的眼睛。”

江塵禦的巴掌大手捂住小傢夥的臉蛋,小傢夥的視線瞬間受阻,雙手揮舞著抓爸爸礙事的手。

古暖暖快速的夾起一筷子,餵給丈夫。

等小傢夥能看到的時候,他爸爸已經吃了一口了。

古暖暖背對著兒子也吃了一口。

六點時,江蘇的電話也打過來問,“幾點的飛機,航班資訊發咱群裡。”

古暖暖聽著那邊有點吵,“你去乾嘛了?”

“我來遊戲城了。”江蘇說道。

古暖暖問:“你去哪兒乾啥?”

江蘇:“補追小胖丫的過程,來約會了。”

古暖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“江蘇,你真應該感謝老天爺,讓寧兒變成了瞎子,豬油蒙了心。”

雖然是補追寧兒的過程,但是帶著女孩子去遊戲城,這要是有個男的這樣來追自己,古暖暖能一拳頭掄死他!

偏偏大直男還覺得很浪漫。

寧兒去了後,全程看的是小蘇哥哥自己在玩兒,她在一旁,時不時的去換遊戲幣。

看也看不懂,唯一的樂趣就是一旁的抓娃娃機。

人家的男朋友陪著女朋友哪怕抓不到娃娃機,也都浪漫的陪著。

和古暖暖的電話掛了,江蘇看到寧兒的視線一直在看其他的情侶,江蘇視線也隨之過去。

不一會兒,他手機上發來‘已婚少女’兼‘少女麻麻’的提醒:約會,重點不是你玩兒,是讓女孩子玩兒!大直男,你去拿塊豆腐撞死吧。

江蘇合上手機,牽著寧兒的手,也去了娃娃機旁。寧兒眨眼,“小蘇哥哥,怎麼啦?”

江蘇拿著遊戲幣,“你想玩兒怎麼不和我說。”

“我看小蘇哥哥玩兒的很開心啊。”

“開心也是因為你在身邊,平時這些地方我來都不屑於來。”江蘇告白,也帶著獨屬的味道。

不一會兒,江蘇也看著身邊的其他男孩子,手替女友拿著奶茶,肩膀上還挎著女友的包。他手中隻有給寧兒買的青梅茶。

江蘇:“小胖丫,你先玩兒,我出去一趟,一會兒過來陪你。”

說完,江蘇不等寧兒答應就出去了。

寧兒一個人對著遊戲機噘嘴悶悶不樂。

出去後的江蘇,直接把電話打給了助攻二號江茉茉。

“喂,姑。”

下班的江大小姐一度懷疑自己耳朵幻聽了,“啥?你是誰?”

江蘇:“彆裝了,就是我。”

江茉茉震驚:“你喊我姑?中午你不還威脅我的嗎?”

江蘇捏捏眉心骨,“你比暖姐經驗豐富,教教我咋約會。”

江茉茉歪頭看著身邊的丈夫,“你喊我蘇哥一聲姑父,我讓我蘇哥教你。”

江蘇:“……我帶小胖丫來遊戲城了,我也不知道她喜歡啥,這丫頭悶著嘴就瞎跟著我跑。她馬上就回家了,捨不得我。我準備這幾日好好陪她幾天,把之前欠的給她補上。”

江茉茉說道:“苦了你了,要是冇我和暖兒你這輩子怎麼辦啊。”

說著,江茉茉畢竟被喊一聲姑,不看僧麵看佛麵,又是這麼多年的好友,於是大發善心給江蘇傾囊相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