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辰:“他爸在上班,他媽在考試,冇人照顧他。

我們四個不常見孩子,今天是第一次帶著出來玩兒。我兒子又是個愛哭的,今早到現在哭了七八次了。”

許隊又看了眼可愛的小傢夥,模樣肉嘟嘟的招人喜歡。剛到警局的時候,他都聽到了孩子洪亮的哭聲,聽起來怪心疼人的。

偏偏隊裡的女警要抱他,他還不樂意,非要他的幾個乾爹抱。生人一抱,他哭聲更大。

“他父母叫什麼,還有他的出生證明,按例要通知他父母來警局覈實的。雖然您是白少爺,但是律法不看身份。”許隊正直道。

白辰煩躁的坐在一旁,“他親爹:江塵禦。親媽:古暖暖。你們喊他爸來吧。”

“啥?”許隊大驚。

白辰:“是啊,我乾兒子這就是江家的小孫少爺,他老子就是那個江塵禦。”

許隊想起什麼,立馬對身邊的徒弟說道:“快去隔壁,看看蘇隊忙不忙,讓他過來認領一下侄子。”

蘇凜言正在看案宗時,隔壁的隊員慌裡慌張的登門,“蘇隊,你侄子好像在我們隊裡,你去覈實一下身份吧。”

“我侄子?”蘇凜言靠著椅子,腦海還在想他侄子是誰。

突然,想到江蘇,那算是他大侄子,“小蘇怎麼了?”

總不至於是小侄子,小山君怎麼了,畢竟他爬不會爬,走不會走,還冇到闖禍來警察局的時候。而且,就算他是受媽媽和姑姑牽連,可今日古暖暖考試,他姑姑也在上班。所以在行為上,蘇凜言直接pass了他可愛的小侄子。

“路人報案,說懷疑你侄子被拐賣了。”

蘇隊:“???”小蘇被拐賣?嗯??

當穿著警服的蘇凜言去到隔壁時,一進門就去尋找江蘇,結果看著意外的四人,突然,一個小肉團的背影吸引了他的視線。

他試探的喊了聲,“山君?”

小傢夥聞聲扭臉,他現在對自己的名字都有了反應。

蘇凜言走上前,定眼一看!這不是他小侄子是誰?!

蘇凜言雙手抱起渾身汗涔涔的小傢夥,小山君給麵子的舉著小胳膊,親昵的讓姑父抱抱。

“乖,和姑父說說,你怎麼來這兒了?”

小傢夥和蘇凜言熟悉,小嘴委屈的撇著,“唔喔啊啊~”

蘇隊:“……對,你不會說話。”

許隊在一旁和白辰溝通,“白少,您方便的話,聯絡一下江總吧。”

“我不聯絡,我還嫌丟人呢。帶個娃兒,就因為不會照顧孩子,我們被抓警察局了。”白辰將號碼給了許隊,“要聯絡,你聯絡。”

蘇凜言到底經常去江家,知道如何養小孩兒,抱著小傢夥,他不哭不鬨。

蘇凜言站在那裡,看著幾個男人,他都認識。年初,他和小茉結婚時,幾人都出現了。“我聯絡二哥吧。”

江塵禦正準備去開會時,接到了妹夫的電話,“二哥,再來趟警局吧。”

“……小暖正在考試,茉茉怎麼了?”

蘇凜言還冇說話,手機那邊都想起了,小傢夥的“啊啊”聲。

“不是她倆,是小山君了。”

半個小時,江塵禦出現在警局。

小傢夥見到爸爸,那叫一個委屈,又是哭又是撲著身子的去父親懷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