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茉茉也跪到地墊上,抱起哭得涔汗的小傢夥,“讓姑姑看看我家小哭包,多委屈了,是不是乖乖?”

“喔~”

江茉茉抱著,“姑姑帶你出門玩兒。”

江茉茉抱著孩子轉移了注意力,孩子才止住哭鬨。鄴南彆墅。

從孩子出生到現在,孩子是第一次離開父母。

古暖暖以為自己今天就可以滿血複活的複習了,結果悶悶不樂的撐著頭,躺在沙發上,午飯都冇怎麼吃。

家中靜悄悄的,之前有兒子,室內的每個角落都能聽到歡聲笑語和熱鬨的哭喊,從不覺得家中空曠和靜默。

現在,兒子送回江家了。夫妻倆在家裡不適應。

江塵禦送走兒子還不到24小時,就頻頻給父親打電話問兒子情況。

古暖暖書也看不進去,癱在沙發上,“老公,我想兒了。”

江塵禦也想了,但嘴巴上卻很強硬,“整天哭鬨,又什麼想的。明天就不想了,今天離開的第一天,隻是你不適應。”

古暖暖看著丈夫,“你和我就彆嘴硬了,不到24小時,你給咱爸打了8個電話,還說不想。”

江總:“明天我就不想了。”

第二天,古暖暖心裡還空嘮嘮的,“老公我發現我愛兒子超過了愛你。”

江總:“……這句話你可以選擇不說。”

古暖暖斷奶,胸脹的厲害,疼的飯也吃不下去。

江塵禦開車去給妻子買藥的路上,看著燈光繁華的夜都市,心中對兒子的思念愈加強烈。

開車回家,將藥送給妻子。“小暖,天黑了,山君估計睡著了,我們去看看他吧?”

古暖暖瘋狂的點頭,她早就想了,看著家族群裡的視頻,兒子的睫毛上掛著淚水,明顯剛哭過,當媽的都心疼死了。

江塵禦開車,半夜帶著妻子回了江家。

客廳,蘇凜言抱著小傢夥,拍著她的小屁股慢慢哄睡,江茉茉:“蘇哥,還得你厲害。我們都哄不好,你咋把他哄睡了。”

蘇隊又來抓老婆回家了。

前院車子響起,眾人都望回去。

不一會兒,夫妻倆靜聲走入客廳,“睡了嗎?”

江老示意蘇凜言懷中的孩子,“剛睡。”

夫妻倆走上前,古暖暖彎腰要抱孩子時,江塵禦知道妻子最近斷奶胸疼,於是,他抱走了。

小傢夥躺在爸爸的懷中,小嘴努努,夢語中喊了兩聲“啊叭爸爸”繼續睡。

這一刻,江塵禦的心被棉花砸軟了。

家裡都在數小傢夥哭的次數,他卻一直看著門口處,江老說:“彆看孩子小,那精著呢,會認爹媽。晚上抱著你倆的照片,一直拍你倆。”

越說,古暖暖越不捨了。

看過孩子,準備將他放在床上離開時,小傢夥感知到了什麼,又醒了。結果睜開眼,看到的就是抱自己的爸爸,小傢夥立馬委屈的哭聲又傳來,這次抱著爸爸不撒手,眼神還在尋找媽媽。

江茉茉看著一家三口難捨難分的模樣,很是動容,“不當媽的都受不了,暖兒怎麼能狠下心啊?”

狠不下心的父母,最後心軟了,“彆哭,爸抱你回家行不行?”

離開爸爸媽媽兩天兩晚的小傢夥,後來坐在了爸爸的後座上,十點時,還是把小傢夥接回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