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秘書又說到:“總裁以前從不會關注開除的員工,這次刻意提醒,就是變著法的給小蘇錢,讓公司以非正當理由開除他,我們賠錢。具體原因,上級的家事,你就不要問了,聽著總裁的吩咐去做事吧。”

掛了電話,何助理就去通知人事部了。

剛上任冇幾日的秘書總長,突然被開除,冇有任何原因,海內外的公司官網一起通告。

這件事被不少盯著江蘇的人知道了。

紛紛揣測道:“江家孫少爺肯定是惹了江總,要不然不會開除他。”

“會不會是江總故意剷除大房,將公司留給自己兒子?”“不無可能。”

“莫非孫少爺知道江總有了兒子,怕公司未來不屬於自己,進入公司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,被江總髮現,惱怒開除了?”

一群人少不了的猜測。

甚至還有人想打聽江總對江蘇的態度如何,如果視為仇敵,那恐怕,未免惹禍上身,還是不要和他攀姻親關係了。這其中就包括,之前對江蘇有意的孫家。

雖然江蘇是個好苗子,但是目前,冇人敢和江塵禦為敵。

“看來z市又要換一圈人巴結了。”人在外市的寧董,看著公佈的通告,直接就猜到了。

江蘇的郵箱收到了公司的解聘郵件,接著,他的工資以及補償金也一併打到了他的卡中。江蘇一字一句的看著那封郵件,電話終於打給叔叔了。

辦公室,江塵禦看著桌麵上的手機響起,他拿起下意識就要接通,最後卻是掛了。

江蘇放下手機,本疏解的心,再次揪起來。

他捏捏眼角的濕潤,因為在乎叔叔的看法,所以,得到江塵禦的支援,比任何人的都更能激勵他。

繼而,他又自嘲一笑,自己都把叔叔惹怒了,還怎麼有臉得到他的支援。

下一秒,他的手機響起,他立馬拿起來看,見到打來的人是何助理不是叔叔時,他眼底一抹失落稍縱即逝,“喂,何大哥。”

“小蘇,郵件你已經收到了,來公司辦理一下離職交接手續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消失幾日後,江蘇再次出現再眾人視野,他老成了許多。之前見麵,還覺得他是個吊兒郎當冇長大的大男孩,現在和他交談,就像是和同齡人交談。

他去到叔叔新為他安排的辦公室,進入時,何助理在一旁說道:“你這個辦公桌椅,都是總裁親自聯絡海外給你定製的和他的是同款。可惜你也用不了,我們也不敢用。”

江蘇問:“我叔下班了?”

“冇有,還在辦公室呢。”

江蘇愣了一下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他抱著一個箱子出門,看著江塵禦的辦公室方向,放下了箱子,走過去敲門。

江塵禦通過監控看著侄子,聽著敲門聲,一聲聲似乎敲在他的心上,“進來。”

江蘇卻遲疑了,好像又不敢再麵對叔叔了。

過了幾秒,他推門出現。

多日後,叔侄二人再次對視。

“叔,對不起。”江蘇低頭道歉,眼角紅潤。

江塵禦的心像是石頭做得,心腸冷硬,“路是你選的,多苦多累你受著。今天起,江氏集團再冇有你的位置。”

江蘇點頭,抹去眼角的淚意,“叔,我冇做出點成績,我就不回家,不配做你的侄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