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蘇哥哥,晚了。”寧兒說:“我已經正式通知我爸媽,我和你談戀愛了。”

江蘇:“……”

“而且,我不需要考慮。我就是願意做你女朋友,你都奪了我初吻,你得對我負責。”

江蘇:“……”

寧兒又說:“反正,就這樣了,你看著辦吧。”

她大有一種耍賴的架勢擺在那裡,畢竟江蘇先親人家,先理虧。

“把你爸的手機號碼發給我。”江蘇終於說話了。

寧兒一頭問號,“小蘇哥哥,你要乾嘛?”

江蘇:“對你負責。”

寧兒心虛虛的,提前威脅,“你如果和我爸爸媽媽說分手,他們就會覺得你是渣男,然後對叔叔的印象都不好了。”

“發給我就行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不一會兒,寧董的電話號碼發給了江蘇。

江蘇看著陌生號碼,靠著椅子背,心中建設一番,趁著天色未深,都未休息時,撥通了寧董的號碼。

“喂,你好哪位?”

江蘇開口:“寧叔,我是江蘇。”

寧董:“小蘇?”他想到女兒昨日給自己打的那通電話,“找我有事嗎?”

江蘇:“嗯,想和你說一下我和寧兒的事情,征求你的原諒。”

江蘇冇談過戀愛,雖然隻知道談戀愛隻是雙方的關係,不需要驚動家長。但是他和寧兒家庭關係特殊,想了想還是和寧董聯絡了。

“寧叔,我還年輕,一帆風順的走我叔給我安排的道路,不會長久。我想,自己出去試試。”

山林間存活百千年的參天大樹,是自己乾掉了同類,自己“拚搏”出去的。而那些被悉心嗬護培育,天天打針,輸藥的小樹苗,一個溫室,就註定了它的生長限度。

“寧叔,我不能對你百分百的肯定,我一定能做出成績,但是,我能給你絕對的保證,我會做到一個男人最基本該有的擔當和責任,對寧兒負責。我可能現在不是你心中最佳人選了,但是還想請你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江蘇主動聯絡寧董,和他說了很久的話,那邊的寧董和寧夫人也都沉默著。

女兒那天和她們打電話時,就已經說了江家那日發生的事情,起因也是女兒提起的,“反正,小蘇哥哥就算以後繼承不了公司,那也是我造成的因,我以後要對小蘇哥哥負責。你們就算不同意,我也要和他在一起。”

江蘇說了半天的話,隻字未提寧兒當初衝動辦事,都是在尋求他們夫妻倆的理解,以及,不要和寧兒生氣。

寧董冷聲警告:“小蘇,記得今晚對我說的,若有一天我閨女因為你受氣了,我饒不了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江蘇也鬆了一口氣,算是得到了女友家人的認可。

寧家,寧董高冷之後,和身邊的妻子對視,“其實說實在的,我還挺認可這小子的。年輕人,還挺有想法和擔當的。你看他和閨女在一起後,也知道和我們打個電話,做個保證,讓我們也安心。”

寧夫人:“那你剛纔語氣還那麼差的警告他?”

“那肯定啊,他欺負我閨女怎麼辦?”寧董躺下,又開始琢磨起來,“老婆,我有那麼不通人情,隻在乎公司,不在乎閨女的終身幸福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