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能用‘又’來問,你應該問:哭的是第幾場了。”江老趕緊打發小孫子,他真不想帶孩子了,帶的頭疼。

傭人想抱,偏偏他又不捨得。

見到古暖暖小傢夥就興奮不已,落入古暖暖的懷抱,小傢夥看著媽媽就笑。“麻啊啊啊呀”

古暖暖對江老道:“爸,我一會兒抱著山君就回我家了。”

“回鄴南彆墅?”江老不捨的看著肉團團小孫子,“彆回了。”他不捨得小孫子。

古暖暖有她的用意,將小傢夥放在沙發上,自己去收拾東西。

江老又成了照看娃娃的人,“孫兒,你說你爸和你哥,吵什麼架啊,把你都要氣走咯。”

小傢夥看著爺爺,因為媽媽回來,小肉包子開心的都笑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古暖暖收拾了一袋衣物,都是她兒子的,“暖娃,你等等塵禦回來。”

“我逼的就是他!”

昨晚喊丈夫回家他不回,古暖暖隻好用自己的辦法了,抱著兒子回去,晚上看他放不放心她們娘倆住鄴南彆墅,也看他晚會上一個人能不能受得住臥室隻有他一個人的苦。

江老知道兒媳婦是想把家裡最嚴肅的人給請出去,他隻好忍著不捨,送小孫子上車。“孫兒,你勤回來看看爺爺哦。爺爺會想你的。”

小傢夥湊在窗戶邊,看著爺爺,開心的啊啊,滿口答應。

古暖暖坐在車中,抱著兒子的小肥爪,教他做“拜拜”的動作,“和你爺爺再見。”

“啊啊。”

“爸,你回去吧。”

她抱著肉嘟嘟的小肉團,關上了窗戶,讓司機將她們娘倆送回了鄴南彆墅。

果不其然,晚上江總下班到家時,身上都是厲色。

這日門口冇有兒子哇哇叫的迎接他。

客廳卻坐著父親和哥嫂,他有些意外,即使他兒子睡著,這些人是也會搶著抱的。“小暖和山君呢?”進門率先問妻兒。

江老回覆:“你媳婦下午抱著你娃回鄴南彆墅了。”

江塵禦:“……”

這就是他昨晚不答應,小妻子今天就給自己撂下的結果嗎!

鄴南彆墅。

天色暗沉,古暖暖看著外邊的天色,抱著兒子在室內轉悠,“兒子,咱倆打賭,你說你爸會回來不?”

“啊啊啊爬”

古暖暖拖著兒子的小屁股,“他肯定會回來的。你爸離不開咱娘倆,對不?”

小傢夥看著古暖暖,也開始了十級嬰語聽力題。

不一會兒,前院想起熟悉的停車聲,古暖暖抱著兒子,笑了起來。

“走吧,陪媽媽一起去迎接你爸爸咯。媽就知道,他離不開咱娘倆。”古暖暖抱著娃,直接走到屋門口,小傢夥激動的也伸出小爪子去推門,他的小手剛落在門上,屋門就開了,小傢夥誤以為是自己開的門,更加興奮的不得了。

江塵禦剛將車熄火,隔著擋風玻璃,一眼就看到了娘倆站在門口迎接他,笑臉都嘻嘻的。

小傢夥看到車子就開心,看到爸爸從車上下來更激動,“哇啊啊啊呀嗡嗡”

小身子都在媽媽懷裡哽著,方向朝著江塵禦處。

江塵禦停好車,冷著臉色朝著娘倆走進。

不樂意,可還是離不開。江總也逃不出小妻子的手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