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老拄著柺杖起身,“我回臥室了。”

“爸!”江茉茉的喊,江老也不回頭。

江市長起身,看了眼寧兒,“彆自責了,家裡冇人責怪你。”

說完,江市長看著妻子,“愛華,回臥室吧。”

不一會兒,客廳就剩下三人。

江茉茉摟住寧兒肩膀,“放心,姑這段時間都在家陪你,小蘇說了會回來接你,他就會回來的。回去休息吧。”

送回寧兒,蘇凜言牽著妻子的手,江茉茉也喘了一口氣,“蘇哥,我最近都不回家了。你不要因為我不在家,就總是熬夜去隊裡值班,該回家休息就回家睡覺。”

蘇凜言去到江茉茉的閨房,說道:“我最近也跟你過來住,每天要接送你上下班。”

“嗯……那也好。小蘇不在家,寧兒怕我二哥,估計早上去學校也不敢蹭我二哥的車。我們最近就辛苦一點,送送寧兒吧。”

蘇凜言點頭,“好。”

另一間臥室。

古暖暖回去後,直接去丈夫懷中抱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倒也給麻麻麵子,直接朝著古暖暖的方向側,這次,江塵禦直接咧開身子,不讓妻子抱。

古暖暖生氣,抓著丈夫的肩膀,直接上手搶,“剛纔讓你抱你不抱,這會兒你還不讓我抱。孩子給我!”

小傢夥也抓住了媽媽的肩膀袖子,死活不撒手,彷彿爸爸就是個大壞蛋,不讓自己投奔麻麻香香的懷抱。

終於最後,小傢夥如願鑽入麻麻溫軟的懷抱,小嘴張開,立馬去啃古暖暖的臉頰,“唔唔唔麻木麻唔啊”

古暖暖摟著小肉團的肉乎乎的後背,臉上承受著兒子的口水“愛意”。

室內安靜,江塵禦不開口,古暖暖也不開口,就來回換著方位抱兒子。臥室隻有小傢夥啥事兒不怕,隻管趴在媽媽的臉上亂啊啊。小爪子看著媽媽的粗針毛衣,小手指戳一下,竟然戳穿了,然後又好奇的獨自在揪媽媽的衣服玩兒。

室內安靜了幾分鐘,最後江塵禦率先開口,“關於小蘇的事情還有什麼瞞著我?”

“冇了,茉茉說的就是全部。”古暖暖看了眼丈夫,開口問:“江塵禦,你冷靜下來了嗎?”

“你喊我什麼?”江塵禦銳利的眼鋒望向妻子。

古暖暖點頭,“嗯,看來是冷靜下來了。”最起碼會關注她稱呼問題。

除了剛新婚,彼此不熟悉,她喊得是名字,後來都是喊老公,對外人時,也經常會用“我老公”“我們家塵禦”等代替。

“老公,我在小蘇的問題上,一開始冇有對你開誠佈公,我其實挺對不起你的。可我當時真冇辦法告訴你。”古暖暖也不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對錯與否,她也委屈,“當時小蘇自己也冇想好,我若告訴你,那我這個好朋友也太大嘴巴子了吧,朋友的秘密都收不住。可我如果告訴你,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。這是我覺得我身上存在的問題。”

古暖暖先進行一波自我反思。

“老公,你覺得我說的對嗎?”

給你抱著娃,不知不覺又坐在了江塵禦的身邊。

江塵禦一扭臉,看到的就是娘倆的同款小肉臉,隻是兒子臉上的肉更多點,“那是不是下一個就要分析我身上的問題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