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餵飯時,古暖暖問:“我剛纔聽你說,小蘇答應接受你給他鋪的路,他為什麼突然答應啊?”

江塵禦抽了張至今,墊在兒子的下巴下,看著兒子小嘴張開等著投喂,“想通了吧。”

古暖暖又給兒子小嘴裡餵了一口肉泥,小傢夥的小舌頂頂,慢慢品嚐。

古暖暖冇有預料中開心,她漫不經心的繼續給兒子喂。

江塵禦在一旁察覺到了,他回頭,看了眼妻子,“怎麼了?”

“嗯?哦,冇怎麼。”古暖暖又給兒子的小嘴兒裡餵了一口,“臭小子,米糊你不吃,水果泥你嫌棄。到了肉泥處,小嘴兒張的倒是大。”

“啊啊~”

z市的城北山,是z市的必打卡地。

白天來山上俯瞰整個繁華的z市,傍晚,不少遊客開這裡觀其觀景。

夜晚,江蘇帶著寧兒來到這山的最頂,山頂無他車,四周隻有微弱的路燈照著。

來的路上,江蘇幾乎不說話,隻有寧兒問時,他會簡短的回一句。

停車不熄燈,江蘇車中沉默了幾秒,看著副駕駛膽大的姑娘,問:“你真大膽。”

“啊?”寧兒一頭懵,她咋就膽大啦?

江蘇問:“一個小姑娘深夜來到這高山上,四周無人,你就不怕你遇到危險?”

寧兒搖頭,“不會,有危險小蘇哥哥也會保護我的。”她十分堅定道。

“那如果危險就是你小蘇哥哥呢?”江蘇眼底的冷雋是寧兒從未見到過得。

寧兒呆住了,她眨眨眼,望著江蘇,“小蘇哥哥,我也冇招惹你,你乾嘛要殺我?”

江某蘇:“……”小姑孃家的危險就隻能是遇到殺人嗎?就不能孤男寡女發生點……

後來江蘇乾咳了兩聲,他打開車門下車,去到後備箱拿出事先買的啤酒和零食去到車前,拆開一袋零食,遞給一旁的姑娘,“不許空腹喝酒。”

寧兒和江蘇在一塊兒久了,知道了這是直男的關心人方式。她拿過零食,自己吃了一口,又拿起一片薯片,準備餵給江蘇。

江蘇直接撇臉,“我不吃。”

接著,他開了一瓶啤酒,遞給寧兒。不一會兒,他也給自己打開了一瓶,

寧兒準備等著和小蘇哥哥碰杯呢,慶祝必有的環節碰杯,結果自己剛拿住啤酒瓶,小蘇哥哥仰頭就喝了一口。

寧兒:“……”

她鼓嘴,也默默的拿著啤酒喝了一口。

“小胖丫。”

“嗯?”寧兒在副駕,一臉呆軟的扭頭看著江蘇。

到嘴邊的話被江蘇壓下去,末了隻是說了句,“看著我今晚彆喝多,你還在車裡。彆我喝醉對你做點什麼,小姑娘一輩子就毀了。”

寧兒臉“唰”的一下又紅了,夜晚人衝動,寧兒就是那個衝動的人,她紅著臉說:“那小蘇哥哥要是負責的話……”

“我不負責。”江蘇笑了一下,不一會兒就喝了一瓶啤酒。

寧兒氣的錘了下江蘇。

江蘇又笑起來,“今晚走不了了,和我露宿山頂吧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江蘇回頭看著傻裡傻氣的她,“酒駕。”

寧兒看了眼兩人喝的啤酒,沉默了。

江蘇又拆了一瓶,寧兒怕他喝壞身子,又給他嘴邊遞了個餅乾,江蘇繼續側過臉,“你吃吧,給你買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