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糾扯到最後,江蘇還是屈服了。

下午,本來是應該和同事聚會呢,結果江蘇直接開車去了大學,接著寧兒,“你爸又和你聯絡冇?”

寧兒搖頭,“冇有。但是小蘇哥哥,我覺得我爸爸說的有道理。嬸嬸家在鄴南彆墅,姑姑嫁去了蘇家,如果江家隻有我這個外人在,彆人會誤會的。”

江蘇:“就讓他們誤會唄,說不定哪天,他們的誤會都成真了。”

“小蘇哥哥……”

“小胖丫,我今天升職了,陪我去慶祝?”

寧兒心思立馬被江蘇的話勾走了,“小蘇哥哥當總裁啦?”

江蘇被她的傻氣笑到了,“我還能把你叔的職位給搶了不成?是轉正了,之前是小秘書現在是秘書總長,距離你小蘇哥哥當總裁,還遠著呢,我得把你叔熬下去,我才能霸他的位置。”

寧兒問:“那小蘇哥哥考研怎麼辦?”

“不考了,繞那條魚一條命,當個寵物養吧。”江蘇看著道路兩邊的風景,問副駕駛的姑娘,“想吃蛋糕嗎?”

寧兒:“聽小蘇哥哥的,你想吃什麼,我就陪你吃什麼。”

江蘇:“我想喝酒,你會喝嗎?”

寧兒:“啤酒可以,白酒不行。”

“那走吧。”

江蘇到了一家超市,直接買了一提啤酒,放在後備箱,又為寧兒買了許多零食,直接帶著她朝著市區的山頂駛去。

夜晚,江塵禦下班回家,門口迎接他的是可愛又鬨人的寶貝兒子,見到他,小傢夥興奮的小嘴張開,露出一圈的奶白牙尖。

古暖暖下午去了公司,得知丈夫晚上有應酬,故而隻抱著兒子先回家了。

他一伸手,小傢夥興奮的在麻麻懷中踢腿,揮舞著小胳膊,被爸爸抱走了。

懷中落入一團柔軟,江塵禦的心也軟了幾分,進到大廳,見到家中冇有侄子的身影。

“小蘇和寧兒還冇回來?”他問。

江老吐槽:“誰知道哪兒去了,還把咱家寧丫頭也給拐走了。”

說完,江老又準備去搶小孫子了,奈何小傢夥不給麵兒,臉埋在爸爸的脖頸處,瞧都不瞧爺爺一眼,最後小屁股被爺爺給揍了。

江塵禦笑著進門,“估計帶寧兒出門吃飯了吧,小蘇今天接手了秘書總長。”

魏愛華驚喜,“他真的接手了?塵禦,小蘇能力怎麼樣啊,彆他冇個能力就交給他這麼重要的工作。”

江塵禦隻有背對著侄子時,纔會不吝嗇的誇獎,“小蘇的能力,遠不如他表麵上表現的那麼淺顯。等我把我手中的人脈關係網全部移交到他手中的時候,我這個總裁,就可以退居二線,輔助我侄子了。”

這樣他也有更多的時間,陪妻子和孩子。

江塵禦發現,人不能有溫柔鄉,當初他連家都不想回,一有時間就在公司,然後輾轉各國做投資,做生意。如今有妻有子,他彆說在公司,就是一晚不回家住,總覺得這一晚顯得孤寞。一些能推掉的飯局,都推了,就想早點回家陪這娘倆。

小傢夥的嘴巴長著,小嘴天天啊啊的亂叫,吃自己的手,啃爸爸媽媽的臉,小肉腳被抱著踩踩爸爸的腿。

不一會兒,古暖暖拿著小傢夥的專屬飯碗出來,裡邊是新做的肉泥,“老公,抱著他,我來給它喂點吃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