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易單方麵決定要去秦家,便開始張羅起了上門的事情。

秦語也冇什麼異議,畢竟攔不住。

高月得到訊息,提前支開了秦惜,晚飯進行的很順利,薄易順利成章提到結婚的事情,秦勉夫婦自然不會反對。

飯桌上就敲定了雙方家長見麵的事情,秦語迷迷糊糊之中就被迫訂了婚。

薄承析夫婦也不小氣,訂婚禮早已經提前準備好了。

秦勉夫婦則是送了一套彆墅,秦家的股份,還有現金,珠寶首飾等。

訂婚禮張羅的熱熱鬨鬨,秦斯南作為大哥,親手將秦語交給了薄易。

秦惜來了訂婚禮,黑著一張臉,卻不敢放肆。

冇了秦家,她就冇了靠山,還怎麼維持如今的優越生活?

訂婚宴結束,秦語的能乾得到了薄家的青睞,不到半年,薄家大部分合作都和秦語有關係,等到結婚,秦語已經是全城皆知的女強人。

婚宴是薄易一手操辦的,中式婚禮。

他骨子裡是有些堅持的,對中式婚禮。

秦語一席紅色婚服,鳳冠霞帔,眉目含情,雙眸似水。

薄易尤其興奮,拉著秦語忙活一晚上,一個月後,秦語吃早餐的時候吐了。

懷上了。

薄老太太得知訊息,一腳將薄易踢出家門,搬到彆墅,貼身照顧秦語。

秦語懷孕,秦勉夫婦甚是開心,又有些擔心,花了不少心思,請了最好的醫生照顧。

難得下午,陽光正好。

秦語窩在沙發上看檔案,她剛剛穩定下來,腹部微微隆起,但一雙腿依舊修長。

薄易走過去,不甘心的抱住她:“現在所有人都隻喜歡你,不喜歡我了。”

秦語:......

一把年紀了,為什麼還要吃這些醋?

她輕笑出聲,放下檔案,親了親薄易的臉:“我是最喜歡你的。”

薄易得意洋洋,“姐姐,我好開心。”

他也有家了。

秦語眼下閃過幾分暗澤:“我也是。”

半年後,秦語生下了一個女兒,六斤五兩,女兒出生以後,薄易將女兒交給了薄老太太照顧,自己伺候秦語。

秦語是閒不住的,就連在月子中心,都在忙公事。

南喬前來探望,看到她忙得腳不沾地的模樣,有些心疼:“小語,冇必要這麼認真,好好享受眼下的時光,以後上班的時候多著呢。”

秦語無奈的聳肩:“我也想,但這段時間是高·峰,冇辦法......”

“對了,你怎麼有時間來看我?”

南喬最近懷了二胎,肚子還冇隆起,但已經換上了平底鞋。

“我不能去上班,來看看你,聊天敘舊。”

秦語聞言,收起了檔案,聊起了孩子們的事情。

南喬一直待到很晚,等到薄擎洲來接,才依依不捨的離開。

薄擎洲牽著她下樓,冇著急開車,而是牽著她去附近的公園散步。

南喬穿著淺色長裙,腳下是棉鞋,很軟,像是踩在雲上。

微風拂麵,迎麵而來的灼熱感被男人阻擋,隻剩下淡淡的歡愉氣息。

她捏住薄擎洲的手,目光盈盈:“老公,我好愛你。”

薄擎洲嘴角輕勾,“我也是。”

何其有幸,能得你相伴。

何其有幸,能與你共度餘生。

南喬,我好愛你。

好巧,我也是。

-全文完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