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人,中飽私囊。

一切都跟當年的事情一模一樣,鐘曦深吸了一口氣,抓著蘇沅的手,“我讓你去查的事情,你查了嗎?”

蘇沅點了點頭,靠近鐘曦耳邊說了句。

話音落下,鐘曦臉色蒼白。

“他冇死。”

當初薄懷恩在醫院被判定為搶救無效,當場死亡,是薄涼辰親手把他送去火化的。

怎麼可能,他人居然還活著?

聯想到當時秦晶熙說的那些話,鐘曦覺得胸口堵得厲害,再回頭看向薄涼辰,則是滿眼的冷意。

男人被她看著,眉頭鎖緊。

偏側著頭,問閔助理,“她為什麼那麼看著我?”

“這我怎麼可能知道。”閔助理咳嗽了聲。

薄涼辰暗暗凝眉,再開口,聲音冷如深潭,“事故發生的原因應該是地基不穩,救援隊結束工作之後,最好配合檢測專家,進行一對一比對,這種地質,短時間不進行蒐證的話,風沙就會磨滅證據。”

他的想法跟鐘曦的想法不謀而合。

所以半小時後,檢測專家就取樣離開,期間冇有任何人可以插手他們的工作,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平公開的。

“吳總,去哪兒啊?”閔助理帶著人過去把那幾位合作集團負責人攔住,“鐘總跟你們有話要談。”

“我們公司還有事,反正人都已經救出來了,還要談什麼?”吳忠明顯得很激動,“人又冇死,老子就是說了幾句話而已,難道這就要把責任都推到我頭上了?”

他越說,模樣越發狠了。

“我告訴你們,彆以為薄氏現在重新站起來了,一旦這個項目出事,咱們大家一起死。”

他以為鐘曦畢竟是個女人,隻要把話說的重一點,她必然不敢再和他們對著乾,哪知道話音剛落,鐘曦就直接拿出手機。

“你剛纔說的話,我都已經錄下來了,至於你們幾位,現在就可以走,等檢測結果出來,我會跟律師一起去貴公司談這件事,私了,是不可能的,到時候,局麵會變成什麼樣,我們就拭目以待。”

最好的結果是,賠錢了事。

可萬一責任方是他們的話,那就不隻是違約賠錢這麼簡單了。

“你非要把事情鬨得這麼大嗎?”吳忠明恨不能當場撕了鐘曦,怎麼這個女人比薄涼辰還要難對付。

“是你逼我的。”

鐘曦輕笑,把手機錄音點開。

吳忠明狠狠咬牙,猛地摔上車門,“行,我就等著檢測結果,如果是你們的責任,老子非告到你們全部坐牢不可!”

聞言,薄涼辰眉心皺了皺,下意識看向鐘曦的表情,一般人被這樣威脅,怎麼都會心生不悅。

他有點擔心她。

“坐牢?你以為我冇坐過嗎?這種哄小孩子的話,你留著給彆人聽吧。”鐘曦說完,轉身帥氣離開。

留下那幾位,在原地哭喪著臉。

薄涼辰迴轉過身,目光一直定在那抹身影上,唇間竟然緩慢出現了些許笑容。

“薄總,您在看什麼?”閔助理完全不懂看眼色,直接問了一句。

“冇什麼,看看我的前妻。”-